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育儿

莫扎特情结

2018-11-08 06:17:56
莫扎特情结 田艺苗在音乐学院读书的时候,每年的五月、十月都有现代音乐节。

那是我最兴奋忙碌的日子。

下午一下课,我背着书包赶地铁去大剧院。

通常赶到剧院天还没黑,我坐在门口草地上一边翻节目册一边啃麦当劳。

有一次,我在节目册上看到一首题献给莫扎特的乐曲,来自一位欧洲作曲家。

介绍中说该曲拼贴了莫扎特的交响乐主题。

这在现代音乐中非常另类。

记得我问过一位作曲大师,现代音乐必须要写成这么奇怪的风格么?他说,你爱写莫扎特就去写莫扎特好了。

好像莫扎特是现代音乐的反义词。

那首现代莫扎特,节奏欢快,和声复杂,作曲家以21世纪的作曲技术变奏莫扎特,就像莫扎特曾在自己的音乐会安可曲中玩遍各种花样。

欢乐主题在复杂的和声与节奏中听来诡异,好像僵尸新娘从坟墓里蹦出来参加舞会。

到了20世纪,现代音乐投靠弗洛伊德,从刻画情感深入到人类的潜意识、性冲动及心灵世界,表现现代化、都市化带来的压抑和精神异化。

现代音乐奇峻吓人,不优美,不讨好。

在这样水火交织的张力面前,轻盈典雅的古典音乐被看作装饰品、客厅艺术和社交礼仪用语,像甜腻腻的奶油蛋糕和华丽珠宝堆砌的童话城堡,喜气洋洋,不接地气,躲避真相,且与现代生活相距太远了。

可是在历史的海洋中,莫扎特之所以成为莫扎特,在他重塑并定义了古典音乐。

海顿与小巴赫留下的均衡完善,若到了普通音乐家手里,也许就成了不痛不痒或单调僵硬的客套语。

而莫扎特,天生就是古典音乐的灵魂,他鲜活、亲切、好玩,爱笑爱闹,兴致勃勃。

他天才的激情如融雪山泉,冲开一切拥堵的规矩教条,带来春的消息,带来自由热烈的人性。

他将巴洛克的老套装饰音变作千言万语心旌摇颤,他的歌剧发现世俗的欢乐与无奈,他的钢琴曲纯洁灵动堪比仙音,他让古典交响曲的辉煌交织着人的汗水、眼泪与豪情,谁能抗拒他的赤子之心?也许这天才一部分来自性格的优势。

但谁会料到,这样活蹦乱跳、各种恶作剧各种不靠谱的性格里竟天生一份古典的秩序感,他精巧地衡量乐感、关照结构。

这才是莫扎特真正的天才之所在。

这些潜在的艺术规则让陶醉众生的淙淙旋律变得深刻动人。

只能说,他为音乐而生。

上帝说,要有光。

因而有了上帝之光照耀的莫扎特。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