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全球央行趋于激进

2018-11-03 00:02:41

全球央行趋于激进

王晓薇 北京报道

到底还有多少流动性在等待着我们?答案无人知晓。

9月26日,日本央行委员佐藤健裕表示:“尽管日本刚刚实行货币宽松,但如果经济增长仍无法达到预期,那么我们将毫不犹豫地采取额外的货币刺激措施。”在这之前一天,他的同事,日本央行副行长山口广秀也刚刚作出了类似的表态:“日本央行将在必要时采取大胆并且灵活的行动刺激经济。”

他们的这番表态距离日本央行推出第八轮量化宽松仅仅相差一周。在欧洲央行和美联储都将“无上限”作为了自己宽松政策底线之后,日本央行也并不想表现得“太胆小”。

欧美日三大央行都已经摆出了要和经济衰退最后一搏的架势,其它央行则正在考虑将如何站队。

跟随战术

与美联储前两轮释放QE,全球央行还可以分为截然相反两队不同的是,此次在美联储启动QE3之后,摆在全球央行面前的路似乎已经窄的只有一条——那就是跟随。

日本就是第一个做出跟随反应的国家。9月24日,日本央行公布了其8月的会议记录。在这份会议记录中,日本央行还没有推出QE8的计划,只是表示对于日本经济的通缩现状央行将出台措施给予干预。在随后的投票中,日本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一致投票赞成将其资产购买计划的规模维持在70万亿日元不变。

然而这种一致支持维持不变的态度,在9月13日美联储推出“无上限”QE3之后随即发生了改变。9月19日,日本央行宣布将其资产购买计划规模扩大10万亿日元(约合1264亿美元),至80万亿日元,并将该计划期限延长6个月,至2013年年末。这是今年4月以来日本央行再次扩大货币宽松措施,同时也是2010年10月,日本央行启动购买资产计划以来第八次追加额度。

作为与美元关系密切的储备货币,日本央行在货币政策上习惯于追随美联储,在美联储推出QE1、QE2时,日本央行也都曾经扩大其资产购买规模。随着美联储“无上限”购债的展开,日本央行的追随行动还有可能继续。今年10月,日本央行将有两次货币会议,分别是10月日和10月30日,两位委员的再度宽松言论已经让市场对于日本央行在10月推出QE9充满了期待。

在日本央行的“惯性”追随之外,曾在QE2推出时,选择站在美联储对立面上采取加息的澳大利亚央行和印度央行也作出了追随的姿态。9月25日,澳洲国民银行(NAB)在一份市场报告中表示,市场目前广泛认为澳洲联储在10月2日的货币会议上有可能作出降息决定,根据利率市场交易情况显示,有65%的投资者认为在此次会议上会降息25个基点,对于年内澳洲联储的降息幅度市场预估值为93个基点。在9月18日公布的澳洲联储货币纪要中,联储委员们也对降息进行了讨论。“目前对于通胀前景的评估显示,如果经济成长前景严重恶化,仍有调降政策空间。”纪要内容显示。

在英国,通胀预期的改善,也同样为英国央行采取跟随政策提供了可能。9月19日,英国央行公布的货币会议纪要显示,9名货币委员中,只有两人对进一步宽松表示反对,在其鸽派委员中,甚至有一名委员表示,当前“已经有正当理由”扩大央行资产购买计划规模。市场预期在11月完成3750亿英镑资产购买额度后,英国央行会进一步追加500亿英镑(约800亿美元),将其购买规模提高至4250亿英镑。

通胀前景的乐观增加了澳洲联储与英国央行进一步宽松的动力,然而通胀形势严峻的印度也并没有完全放弃宽松的想法。9月17日,在维持基准利率8%不变的情况下,印度央行还是做出了下调银行现金存款准备金率的决定,将其下调25个基点至4.5%。分析人士指出,印度央行此次下调存准率将向该国银行系统释放约1700亿卢比(约合31.5亿美元)的流动性。

2万亿只是开始

集体行动,所带来的后果也更难估量。9月25日,在一份由高盛经济学家给出的报告中,QE3“无上限”的购债规模被初步估算为2万亿美元。在高盛经济学家看来,美联储结束QE3的前提是,美国国内失业率降至7%-7.5%。要完成这一目标,QE3的有效期将需要维持至少两年半时间,按照美联储未来每月400亿美元的购买额度,以及延长扭转操作所产生的购买量,QE3的规模将达到2万亿美元。“这一切只是基于理想的假设状态,如果失业率下降速度不及预期,美联储仍有进一步出台政策的动力。”高盛在报告中表示。

高盛的预期得到了美国旧金山联储主席威廉姆斯的佐证。26日,在一次演讲中,威廉姆斯表示,6%的失业率才符合美联储全面就业的目标,为让就业情况得到全面改善,美联储或将追加购买其他资产以刺激经济。“美联储很有可能在扭转操作结束时,在QE3中增加美元购买450亿美元国债的计划。”威廉姆斯说。威廉姆斯是今年美联储具有投票资格的委员。

前两轮量化宽松,美联储提供了近2.3万亿美元的流动性。作为抗击衰退的最后一搏,QE3的2万亿美元规模也许只是美联储的“底线”。

作为与美联储同样拿出“无上限”购债魄力的欧洲央行,其投向市场的流动性也将是一个“天量”。虽然欧洲央行在推出OMT的同时,将进行冲销操作,避免购债资金流入市场造成通胀,但是这种操作只能在短期内起到作用,在未来一定时期内,欧洲央行“印钞”所产生的流动性还是会进入实体经济。按照德国《图片报》报道,如果西班牙和意大利国债收益率持续居高不下,那么今年欧洲央行的购债规模可能达到700亿-1000亿欧元(约1300亿美元)。

除此之外,作为OMT启动前提的“欧洲稳定机制(ESM)”在其操作过程中也将造成实际流动性的增加。目前ESM的规模为5000亿欧元(约6500亿美元)。但这并非是ESM的最终规模,按照欧元区国家的设想,在“杠杆化”ESM之后,其规模将有大幅度的增加,市场曾一度估计,ESM的放贷能力将可能增至2万亿欧元,后虽有欧盟官员否认了这一规模,但是杠杆化ESM却得到了肯定。

“没有人知道何种规模的流动性才能将全球经济拉出衰退,但是我们应该清楚地知道,目前的流动性规模已经足以将我们拉进通胀的风险中。”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创始人比尔·格罗斯说。

汇率“混战”

当通胀风险的预期还在路上时,一种更为紧迫的风险已经来临——即汇率战。

2010年,当美联储扣动QE2扳机时,巴西财长曼特加就率先提出,美国的量化宽松行为将揭开一场汇率战。在9月13日,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再次抛出QE3后,曼特加也再次重申了其观点。9月22日,在《经济学人》举办的一次会议上,曼特加表示,欧美和日本最新一轮的印钞行动,或将引发其他国家的效仿,从而再次激化全球货币战争。“重要国家一直没有放弃使用货币作战,而美联储推出的QE3更是激化了这样的战争。日本的扩大量化宽松即是对美联储QE3的即刻反应。”曼特加说,“其他国家也会追赶效仿,以捍卫自己国家的利益。”

为了预防QE3引发的“货币战争”伤害巴西经济,曼特加表示将会采取相应措施防范“不受欢迎”的流动性抵达巴西。在美联储启动前两轮宽松政策时,为了预防巴西雷亚尔的升值,巴西财政部已经采取了一些措施:包括提高外资金融交易税率,对更多的境外资本实施管制,出售美元干预汇市等。“面对美联储的宽松行为,巴西政府不会消极等待。”曼特加说。

与巴西做出同样反应的还有韩国、泰国、菲律宾等央行。如果一旦这些国家的本币出现急剧升值,其央行将出手进行干预。

当作为上一轮“货币战争”主战场的新兴市场正在加强戒备之时,由QE3所引发的新“货币战争”也开始转移战线。

与QE2启动背景不同的是,在经历了四年全球经济衰退之后,当时还承担着全球经济增长任务的新兴经济体也出现了经济放缓现象,而当时刚刚开始的欧债危机也已经恶化至欧元区核心国家。“在这种糟糕的局面下,市场并不清楚下一个经济增长点将会由谁接棒,”苏格兰皇家银行新兴市场策略分析师伊姆兰·迈哈迈德说,“所以QE3所创造的新‘货币战争’将可能造成更多货币之间的冲突,这将是场混战。”

“这种混战,有可能出现在同一区域当中,也可能出现跨区域的转移。”迈哈迈德强调说。

在混战当中,新兴市场或许不再是热点。在QE2推出时,为了预防通胀,金砖国家都采取了加息措施,在良好的经济前景预期和高利差的诱惑下,大多数流动性进入了新兴市场,而QE3的推出却正是在新兴市场经济增长出现波动之际。降息导致的利差缩小,甚至是负利率的出现,已经让这些市场吸收流动性的功能衰退。据汤姆森路透数据显示,在前两轮QE推出一个多月后,其大多数流动性进入了新兴市场,而QE3启动两个星期来,却在多个市场上出现了流动性增加情况。

“经济复苏前景的不确定,可能会让这些流动性更倾向于进入风险较低的市场。”英杰华集团新兴市场债券基金经理KieranCurtis说。

在欧洲,欧债危机所带来的恐慌正在造成流动性向欧元区成员国、欧盟成员国以及欧洲国家之间转移。目前丹麦克朗、捷克克朗等小货币正在受到追捧,为抑制货币升值,这些国家的央行已经采取了负利率、设定外汇兑换上限等手段进行干预。在澳洲,作为目前全球仅剩的7个具有AAA国债评级的国家货币,澳元也正面临急剧升值的压力。自美联储推出QE3以来,澳元升值近7%。

在QE3的发源地——美国,美元指数反而出现了1.4%的上升,逼近80关口。

只要复苏方向没有明确,四处“流窜”的流动性就会继续在各种货币市场制造麻烦。

“结束混战的方式也很简单,那就是一旦有复苏的曙光出现,所有的流动性都会蜂拥而至,而最有可能首先受惠的也许正是美国自己。”迈哈迈德说。

服装定制
佳佳缺一门彩票机
捕鱼平台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