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育

改革缔造者袁庚去世后马化腾王石马明哲等企

2019-03-08 09:12:57

虎嗅注:2016年1月31日,改革开放的重要探索者袁庚,因病医治无效,平静地离开了这个世界,享年99岁。袁庚被誉为“改革先锋”,曾提出“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口号。是招商局集团原常务副董事长、招商局蛇口工业区和招商银行、平安保险等企业创始人。这位改革开放的中坚人物去世后,很多企业家纷纷撰文缅怀,文章来自秦朔朋友圈,虎嗅进行了删减。

马化腾:让深圳涌现出更多的“袁庚”,是我们最好的怀念

今晨惊悉袁庚老先生仙逝,作为一名在深圳创业的后辈,深感悲恸。

如果要找一个最能代表深圳改革开放精神的人,那一定是袁庚老先生。可以说,老人家就是这座城市的“魂”。

很遗憾,直到2010年,我才得以有幸见到老人家一面。那是在2010年9月“深圳经济特区建立30周年30位杰出人物”晚会上,我有幸与这位传说中的人物同选为30年30人而获奖。老人家虽已年逾90高龄,但精神矍铄。面对这样一位老者,我们这些年轻的晚辈,心里只有尊敬和景仰。

虽然没有机会得到袁老先生更多教诲,但是他的精神无不渗透在每一个深圳人的骨血里。从老人家的阅历当中,我们每一个人,都能深切地感受到那股“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拼劲和闯劲。

也是在这样的精神感召下,腾讯在华强北一个忙乱的楼房里孕育而生。回想过去的历程,我们经历了一个又一个挫折,中途一度连服务器都买不起,也曾经担心连员工工资都发不出去,最终我们又很幸运地经历上市、成长为全球知名互联企业之一。有时我也会想:如果不是在深圳,腾讯还会不会是今天的腾讯?我和我的同伴们,还能不能坚持得下去?

这些问题很难有答案,但可以肯定的是,袁老赋予深圳的“敢试敢闯,不言放弃”精神,给了我和同一批创业者更多的憧憬和能量。

这种能量,可能从我年幼踏上深圳的土地时,就已注入。记得十几岁时,我第一次来到深圳,看到了著名的“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的招牌,心立刻被深深地震动了,这是当年中国整个政治经济环境下不可能听到的大胆想法,但又像夜幕中的一道闪电、春天里的一声惊雷,时不我待,

改革缔造者袁庚去世后马化腾王石马明哲等企

深圳从此成为全国的创业热土。如果不是它,很难想象,深圳会拥有全国最多的本土知名企业。它们中的很多,不仅已成为全国的翘楚,有些甚至在全球都名声彪炳。

30多年了,袁老先生留下的“蛇口精神”,已经成为深圳创新精神的代名词。我们这些后来人都会铭记袁老先生从万千荆棘中踏出一条路的勇气,铭记他从无到有破局的毅力。

只要这种精神在,深圳就会生生不息,企业精神就会绵延持久。袁老先生留给深圳的精神遗产才会光照后世。

让深圳涌现出更多的“袁庚”,是对袁老最好的怀念。

马明哲:蛇口精神之父,我们铭记不忘

惊悉袁庚董事长仙逝,不胜沉痛。袁董是我国改革开放大业的一代伟人,蛇口精神之父,平安事业的孕育者、推动者和最坚定的支持者,亦是我本人终身受益的恩师,我们铭记不忘。

坊间一直有传说,我曾是袁董的司机,可惜我无此荣幸。80年代初,我作为一名普通干部在蛇口工业区劳动人事处,负责员工工伤保险等福利工作。袁董当年就是蛇口的神,通常只能在报纸和电视上看到他。80年代中期,我有机会向上级提出倡议,传承百年招商,重操保险旧业。这个提案在当时听来如天方夜谭,我本无大的把握,却意外获得袁董的关注和支持。很快,在大车总(原蛇口工业区副总经理车国宝)的引荐下,我终于从蛇口乘船到香港拜见了袁董。

平安从创立、起步、发展、壮大,一步一个脚印,每一步都离不开他老人家的关心和支持。拿到平安成立的正式批文时,他和我们这些年轻人一样开心和兴奋。平安得到袁董最多的关心和呵护的阶段,是在袁董退休之后。退休后,他不出任任何社会职务,唯独当了平安的名誉董事长。他说:“我不参与平安的任何经营管理,我的唯一使命,就是要支持像马明哲这样的有理想、有追求、敢想敢做的年轻人,为他们营造一个好的干事业的环境。”在平安的每一次董事会上,袁董都不断重复这一句话。也就是这句话,一直激励着我历经艰难坎坷,坚持走到今天。

平安没有辜负袁董的信任和嘱托,我们从蛇口起步,“在竞争中求生存,在创新中求发展”,走向全国,走向了世界。我们从一家13人的单一财产保险公司,发展成为覆盖保险、银行、资产管理及互联金融业务的综合金融服务集团。今天的平安,资产规模超5万亿,金融客户及互联用户超过2.5亿,员工130万,年利润数百亿,年贡献税收数百亿;今天的平安,拥有国际标准的公司治理结构,竞争力领先的综合金融业务体系,跻身世界100强,全球第一保险品牌,市值在全球金融机构中排名第12、全球保险集团排名第1。

这一切,如果没有当年袁董的博大胸怀、高远智慧,没有他给予我们这帮年轻人充分的信任和毫无保留的支持,都不可能存在。袁董是老革命家,我们知道,对平安等诞生于蛇口的企业的支持,寄托着袁董对于中华民族伟大振兴的深重情怀。平安任重道远,未来的路还很长。

近年来,我们每年看望袁董,说说自己的工作和收获,袁董已经听不到也说不出话了。但我们相信,他知道,平安是蛇口的孩子,从来不曾改变当年从蛇口出发的精神和品质,永远在创业,始终战战兢兢,如履薄冰。过去的30年,我也一直和同事们重复袁董的一句话,“蛇口基因能保存多久,平安未来就能走多远!”

袁董是豁达睿智之人,幽默刚毅,军人风范。如今,袁董已去,然其音容笑貌、谆谆教导宛在。此刻,我与我的家人、全体平安人向袁董在天之灵敬礼,表达我们的无限敬仰和深深追思,袁董风范长存、永垂不朽!

向袁董家人致以最诚挚、最亲切的慰问,节哀、保重。

傅育宁:他的特质已积淀为招商局的文化

袁庚是个传奇,特别对于改革开放,是一个时代的形象代表。于我而言,袁庚是一位可亲的长者、可敬的智者,像招商局的许多人一样,我们都亲切地称他为“袁董”,直到今天。

我是在赤湾开发不久从海外回到加盟招商局的,多年来,一直在袁董的直接领导下工作,与他讨论问题、陪他一起出差、听他指示工作,耳提面命,深获教益。他的经历丰富、眼界开阔、思维活跃,常能给我们这样他身边的年轻人以点拨与启发。他长我整整40岁,但我从来没感到他与我们之间的距离。在他的身上,洋溢着一股特殊的人格魅力、生命活力与领导感染力。与他接触多年,最使我难忘的,是他的激情与理想、坚定与乐观、开放与包容、创新与尝试。他的这样一些特质也深深地影响了招商局的一代管理者,并且已积淀成为招商局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论语》有言:“君子道者三,仁者不忧,智者不惑、勇者不惧”,袁董身上所展现出的恻怛广大、洞达趋势、志道直前,正是君子之风。

马蔚华:他总在问你们有什么新东西

今天突然得知袁庚老人家去世的消息,非常地悲痛,不禁回忆起和他交往的点点滴滴。

我是1999年担任招商银行行长时,向当时担任招商银行董事长的袁庚汇报时,第一次和他有了比较深入的交流。他告诉我,招商银行如果不走出深圳就没有前途。当时招商银行还非常小,袁庚鼓励我们大胆地走出去,不仅要走出深圳,甚至可以走向世界。这对于后来招商银行的发展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袁庚是一个对新事物非常敏感、悟性很高、对年轻人很耐心、也非常鼓励的老人。

我们每次去看他,他都鼓励我们创新。他说,招商银行的规模很小,如果没有自己的新东西,别人不会认的。一定要比别人有更多的创新,才能有作为。

在袁庚的鼓励下,招商银行走出了一条创新和有特色的道路。袁庚为了促成招商银行的创办,多次跑到北京,找当时的国务委员兼中国人民银行行长陈慕华,做了大量的工作才拿到了这样一个牌照,所以他非常珍惜。

我们每一次去看他,他都问,你们最近有什么新东西。对于我们招商银行的新产品,他问得很仔细。无论是招商银行的零售、还是络银行,还是财富管理、还是信用卡,他都关心过。

招商银行的前身其实是招商局的一个财务公司,但是当招商银行创办之后,作为招商银行的董事长,袁庚一直主张,招商银行不能办成只为股东服务的一家银行,而要办成为社会服务的银行。那时候招商银行还没有上市,但是已经开始不断地融资,不断地吸收外部股东,形成股东多元化的治理结构。招商局在招商银行的股份最低的时候大概是17%左右。

我们每年都去看望袁庚老人,他思路清楚,对我们非常有启发。退休以后,他还经常把以前的著作、讲话拿出来给我们看,上面往往会画得圈圈点点,说明他无论是阅读还是写作,都经过了很多的思考。

正是在袁庚董事长最初的引导下,经过招商银行全体员工的努力,我们才能够在比较早的时候就向着零售银行的方向转型。我们很早就意识到脱媒和利率市场化的前景,意识到全社会财富管理的需求越来越大。所以,招商银行今日已经打造出强有力的零售体系。今天看,袁老的远见令人钦佩。

王石:我们为什么会如此地尊敬甚至是崇拜袁董

欣赏曾弓虽对袁庚先生的评语“今天深圳人民的第一任船长袁庚走了,我们为什么会如此地尊敬甚至是崇拜袁董?其实,袁董集中了我们心目中最理想的官员的一切优秀品质:有知识有文化、有理想有激情、有远见有谋略、正派清廉、自信、对上不阿谀奉承、对下不跋扈、还特有幽默感。愿袁老精神仍然照耀在国际化创新的未来之都的深圳大道上。”

秦朔:袁庚他们是否已经被我们遗忘

2006年7月,我开始在“第一财经”电视频道主持一档周播谈话节目“会见财经界”。在筹划最初的选题时,我脑海里跳出来的第一个人物,是蛇口工业区的创始人、曾任招商局掌门人的袁庚先生。立即让深圳的联系,却被告知:因为患病,年近九十高龄的袁老已经不能讲话了。

由中国最具影响力的传媒CCTV打造的中国最具影响力的经济人物评选——“CCTV中国经济年度人物”,是从2000年开始的。作为评委,回首迄今为止的评选,我唯一的遗憾只是在于,它没有创办得更早。否则,袁庚先生一定是这个名单上大写的人。

在CCTV中国经济年度人物的名单上,2001年,我们看到了招商银行行长马蔚华,2004年,我们看到了中集集团总裁麦伯良。以我个人的想法,招商局集团董事长和招商银行董事长秦晓、中国平安保险公司董事长马明哲,也都有着当选的充足理由。那么,你知道吗?假如没有袁庚,招行、中集、平安,可能都是不存在的,而招商局今天的命运也难以料想。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