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金融

梁军接棒贾跃亭疲软的乐视内容业务会迎来新

2019-01-12 04:38:12

“我们看到的这个出口更多的是在电视,通过电视的销售,还要加强对于会员产品的定义,未来会员长期的围绕内容产业的聚焦,以及围绕会员的销售和运营能力,使得我们有机会区别于其他的所有视频站。”

风雨之中的乐视迎来近期最大人事变动。

创始人兼总经理、董事长贾跃亭辞去公司总经理职务,专任公司董事长一职。乐视致新CEO梁军接任总经理一职。公告同时指出,梁军将向董事长及董事会汇报公司经营状况,任期自本次董事会审议通过之日起至本届董事会届满之日止。

乐视第二大股东融创集团孙宏斌曾强调乐视需要专注上市业务,而在5月16日的媒体采访中,梁军也曾公开表示,乐视需要和贾跃亭本身的业务区分开。随后,乐视超级电视在全渠道的销售职能回归乐视致新。

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乐视生态在内容业务方面显得非常疲软,体育业务被迫大规模收缩、自制内容缺乏亮点、影业迟迟无法注入上市公司。

随着上市公司部分重新梳理,特别是互联电视业务重新获得重视,乐视荒废已久的内容板块是否会迎来变化?

“贵的就少买点”

以168亿驰援乐视的孙宏斌是乐视改造的刀斧手,也是他宣布梁军即将接替贾跃亭、担任乐视总经理的消息。

理论上,对于互联电视业务的重视将会传导至内容业务,但是不同部分的内容也将会受到不同待遇。

梁军在沟通会上表示,未来乐视仍会继续集中在平台、内容、终端等生态系统的链接,其中在本次所涉及的部分——乐视上,梁军强调会注重变现价值的挖掘。

“为什么视频站走到今天,很多竞争对手不能盈利?最核心的是没有找到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能够有稳定、持续,而且有足够规模的视频的变现服务,我们看到的这个出口更多的是在电视,通过电视的销售,还要加强对于会员产品的定义,未来会员长期的围绕内容产业的聚焦,以及围绕会员的销售和运营能力,使得我们有机会区别于其他的所有视频站,在会员领域,围绕我们的核心竞争力要建立起很强的能力。”

早前资金困局让乐视陷入危机,版权内容业务受到一定挑战,特别是激进的体育大版权内容,或许将被战略性放弃。孙宏斌在早前便表现出遏制乐视体育亏损的打算,“中超十几个亿我觉得没有意义,不买中超就挺好的,或者其他的贵的就少买点”。

根据媒体报道,曾以拥有上百项体育赛事版权著称的乐视体育,已从今年以来接连丢失中超、亚冠版权,同时由于版权合作原因,乐视体育在昨日临时叫停了赛季意甲第37、38轮联赛等赛事直播。

其余的大版权内容同样难言乐观。视频站的商业本质属于注意力经济,优质的版权内容依然是获取观众忠诚度的重要方式,而在残酷的市场竞争中,砸钱几乎也是获取优质内容的唯一手段,而版权内容是对会员业务还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独播大剧是乐视视频的重要依靠,延续了《甄嬛传》和《芈月传》的高收益的思路。重要的是,乐视还是这两部剧重要的出品方,享受版权分销的益处。

这样的绝对大剧有着周期的限制。在2016年,乐视的独播剧包括了《亲爱的翻译官》、《好先生》和《孤芳不自赏》等。这样的剧集虽然在当时处于话题热度的前列,但是并未形成持久的传播效应。

现在打开乐视最新页面,唯一的独播剧集只有《白鹿原》,而这部恢弘的大剧并不属于高流量作品。而在5月17日举行的推介会上,乐视2017年的独播剧集还包括《猎场》、《急诊科医生》和《国家行动》,但讨论度和宣传度目前依然相对较低。

即使在自制剧方面,乐视的上一次辉煌甚至要追溯到2015年的《太子妃升职记》。根据骨朵传媒的数据显示,乐视视频2017年第一季度上线自制剧数量相对减少,仅有《我与你的光年距离》播放量突破10亿。

在自制综艺方面,过去的数月内,只有乐视系的乐禧传媒出品的《单身战争》具有特色,但是在综艺迭代速度如此之快的今天,单靠这部综艺显然无法支持综艺板块。在相对狭小的络大电影方面,潮水正在全行业退去,乐视也难以获得明显成绩。

“需要时间”

贾跃亭辞去了乐视总经理的职务,由原乐视致新CEO梁军接任。

孙宏斌早前以168亿资金主要注入乐视、乐视致新与乐视影业三大板块,并以董事会成员的身份加入乐视影业。

可以肯定的是,孙宏斌会友好对待这三块重要板块。从之前的媒体采访来看,将亏损业务剥离与重新确立职业经理人的重要性,把乐视的这些板块逐步改造成现金奶牛,也折射出孙宏斌押注乐视的目的性——“我是个生意人,这就是笔买卖”。

值得注意的是,这一轮的调整也将影响到乐视影业的资本计划,目前看来这项计划还没有明显变化。在4月28日的公告中,乐视强调正在积极运作乐视影业注入乐视上市主体的相关计划,为此仍在继续筹备相关事宜。

乐视影业CEO张昭也在此前接受腾讯娱乐采访时承认,“你要有商业模式的升级,资本才会重新看待你,否则资本跟你玩着玩着就没兴趣了。产业的形成,模式的形成,公司的长期运营,都是要靠资本支持的。”

贾跃亭承认了上市板块的重要性和此前对市场预判的不足,“上市板块是整个乐视生态当中最最重要的一部分,怎么样通过组织结构的调整和治理结构的调整,让更强的团队投身于乐视的经营管理当中,真正能够让我们上市公司的业务有更大、更快的发展。”

同时贾跃亭也再度回应了“控制权之争”的相关问题。“孙总和我不仅仅是二股东的关系,不仅仅是投资商的管理,更多的是朋友,整个乐视的发展方向,甚至产业发展的趋势,都会有一些比如深入的讨论。”

梁军则将在上任后继续从终端展开部署,“现阶段是把致新业务端到端的梳理清楚,在电视业务上,我们不仅仅保持在智能电视领域的领头羊,希望能成为实质性的第一,不仅仅在销量,在大屏运营,甚至在渠道变革上,都能把我们过去所拟订好的战略落到实处。对于整个乐视生态来讲,我们有再多的第三、第四名,不如我们有一个第一名。”

梁军也强调,乐视未来主要将围绕会员展开服务,并通过终端形成场景与闭环系统,打造与竞争对手“不一样”的开放的生态模式。

就像融创驰援后的乐视仍然先后遭遇乐视体育与易到的风波一样,此次改革或许也会面临积重难返的难题。梁军承认,“人员不是换了就能马上解决的,需要时间,希望给我一些时间。”

房卡游戏开发
小型三轮吸粪车价格
发光字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